您当前所在位置: 商河县人民法院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旅途踪痕:西湖边儿上的城中村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8月29日

西湖边儿上的城中村

杭州西湖名扬中外,又风景秀美,面积也不小,在很多人看来,其周边儿一定是楼宇高耸、拆旧立新、标榜国际了,但你这样想就错了,杭州没有那么做,而是把暂时该留下的留下,将该拆的才会毫不留情地拆掉,将楼宇建到适当的位置和高度就算知足。那段时间,尤其让我感到庆幸的是,杭州在西湖边儿为我们留下了一个特色鲜明的城中村。

说起来,已经离开杭州三年有余了,不知怎的,我以前总愿意坐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往返于那里。离开那儿的时候只知道,西湖边儿上的“龙翔服装城”将要被拆掉重建了,却不知我生活过的那片城中村现在是什么样子。时间的流逝有时真会让人感到头疼,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淡忘了,只隐隐知道是四个字,而他的样子却始终清晰的萦绕在我的脑海中。

离开的前几天,我开始收拾自己的物品,将该邮寄的邮寄,该打包的打包,现在回想一下,当时的自己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?悲伤,失落,还是无奈,大概都存有一点儿吧。即使在离开的前一天,我也没忘记去西湖边儿走走,往常是喜欢在村口坐两站公交车的,这会儿却决心徒步去了:背上自己平时上班用的单肩包,不管阴晴雨雪,里面始终会装着一把“天堂伞”,再带上钱包、手机、钥匙,锁上出租屋的门,就匆匆下楼赶往了那个令许多人向往的地方。路上,我看看这儿,看看那儿,似乎要全记到脑子里才肯罢休,结果是现在也记不起路旁那些门面和行人的样子,想到这里,泪花已不觉的在眼里开始打转了。之前,虽然来过西湖已不下五次了,可这一次让我倍加珍惜,不管是喂喂湖边儿树上毛茸茸的小松鼠,还是看看湖里欢快的鱼儿和野鸭,亦或是观赏湖里舞蹈般喷发的音乐喷泉,总是那样用心,生怕会错过什么一样。平日里,游览西湖的人数大概和游览天安门广场的人数有的一拼吧,用比肩接踵来形容可能是夸张的,说人山人海却是一点儿都不过分,可又有谁知道,我将要离开这座美丽的城市了呢?

游览够了,我还是按原路返回的城中村,却总觉得那样漫长而知足。在城中村一进门的地方就是保卫室和居委会,在那儿办理的居住证至今还被我珍藏着,进门的时候也和以前一样与保安们微笑着打了个招呼。其实城中村里的道路并不宽,布局却错落有致,里面大都是三层的平顶居民楼,连建筑用的材质几乎都是相同的。二层、三层都有开阔的阳台,规规整整,就仿佛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样,连装饰颜色都是相同的。主道两旁,就是一个个卖这儿卖那儿,各行各业的大小门面,像餐馆、超市、理发店、服装店、手机店等等应有尽有,涉及的方方面面之广让我叹为观止,真可谓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”了。

记得我刚到这里的时候,本是想将这儿逛遍之后,再决定要不要在这里租房子住的,怎知你即使在路上走着,一些阿姨、大娘都能看出你是不是来租房子的。这不,离着还挺远的距离呢,一位阿姨就在楼上大喊:“哎,小伙子啊,你是不是来租房子的啊?”我回答:“是啊,你是怎么知道我来租房子呢?”她笑着说:“哈哈,我见过那么多要租房子的人,你一边儿走,一边儿看这儿看那儿的,不是来租房子的,难道是来玩的吗,再说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啊?”我说:“阿姨,你这儿有空闲的房子要出租吗?”她回答:“哎呀,就剩一间了,你要是晚来一会儿,说不定就租出去了呢,你还是先上来看看房子吧。”我心想,这位阿姨要是不去做大买卖,还真是屈才了呢。抱着希望上了楼,结果这间出租屋只类似于一间小阁楼,面积很小,无独立卫生间和洗澡间,还一月要700块钱的租金,这和我心理期望的相差不小,当即就给委婉地回绝了。还好,最后我遇到了那位慈祥的老大娘,她先是跟我说了大体情况,租金500块钱一月,水电费自理,有网无空调无电视,签订租房协议,是一个二楼阴面的单人间。随后又领我上去看了一下,总体还不错,里面一张单人床、一张书桌、一个凳子、一个书柜,有独立卫生间,可以洗澡,可以上网,另外还有一个搁物的空间,除了阴暗一点儿之外没有什么问题,这已让我感到很知足了,当即就交上定金,第二天就搬过来住了。现在想一想,还是觉得挺幸运的,不管是否“知足常乐”,人有的时候就是应该学会知足的。

和大多数人一样,我搬过去的第一件事,除了布置房屋,就是到附近超市采购一些必需品,简单看了看,这个超市的东西不算便宜,但像暖壶、洗脸盆、衣架什么的,我还是买了新的。提起暖壶来,让我最难忘的就是用这暖壶打的热水,这或许是我从老家以外喝过的最好喝的热水了,这是外地来杭的一家人用柴火在锅炉里烧出来的热水,不,是用心烧出来的热水。我清楚记得,一小暖壶热水是五毛钱,一大暖壶热水是一块钱,每次打水总会看到旁边放着一个塑料盒,里面都是一毛、五毛和一块的零钱,打完热水自己将钱放到里面或者找零就可以了。已经忘记那位烧热水的大哥是哪里人了,但记得和他一次交谈的大体内容:我说:“大哥,一天到晚,这么多人来打水,你应该会挣不少钱的吧?”他倒是没有避讳,只叹了口气,回答道:“哎呀,要是放到以前啊,肯定是能赚不少钱,但现在烧的柴火都在涨价,我烧出的热水却还是原来的价格啊,自己的孩子还小,上学什么的都需要用钱,现在一天一天的越来越让我发愁了。”我说:“既然烧的柴火都涨价了,你为什么不把烧出的热水涨价呢?”他却回答:“这我也想过,但总觉得这样不太好,我还是宁愿去和居委会申请一些补贴的。”我对他竖了竖大拇指,没再说什么,他也只是冲我笑了笑,就继续专注地烧他的锅炉了。不用怀疑,你喝这种热水的第一口,总会喝出烧柴火的味道,需要慢慢的适应,渐渐的,你就会和我一样,愿意喝这实诚和用心的味道了。

在这个城中村里,每个工作日的早晨,上班时间,你都会在门口看到,早餐摊上的人络绎不绝,一批又一批穿着时尚的年轻人从这个门口走出去,大道两旁的公交车更是来来往往,一辆接着一辆,但即使这样,我还是要等上三辆左右同路的公交车才能挤的上去。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,每当一辆公交车过来的时候,都会看到大家“呼啦一下”一拥而上,就算再有礼貌的人,此时哪儿还顾得上排队上车呢,能挤上去就算不错了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曾亲眼见到,有位女生好不容易挤上了一辆公交车,脸贴在车窗上,眼泪竟然顺着车窗流了下来,原来真的是已经被挤到哭的程度了。即使上班时间这样拥挤,我们还是愿意聚集到这片区域,不只是因为这里租房便宜,而是因为这里有满足我们生活所需的各种便利,还有就是我们都是在这座城市里努力打拼的同类人。

西湖边儿上的城中村,你还好吗?还记得我吗?我还是你眼里那个走路匆匆的年轻人。好久不见了,我对你的记忆仿佛越来越模糊了,但请不要生气,即使你此刻已经面貌一新,在适当的时候,我是非常乐意回去看看你的。安静地睡吧,为了迎接明早的忙碌和拼搏,晚安了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法警大队  袁电波)

关闭

版权所有:商河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商河县鑫源路10号 电话:0531-84860128 邮编:251600